PChouse首页 > 百科 > 装修百科 > 设计费
1 设计费收取标准

设计费收取标准

  1、单独委托工艺设计、土建以及公用工程设计、初步设计、施工图设计的,按照其占基本服务设计工作量的比例计算工程设计收费。

  2、改扩建和技术改造建设项目,附加调整系数为1.1~1.4。根据工程设计复杂程度确定适当的附加调整系数,计算工程设计收费。

  3、初步设计之前,根据技术标准的规定或者发包人的要求,需要编制总体设计的,按照该建设项目基本设计收费的5%加收总体设计费。

  4、建设项目工程设计由两个或者两个以上设计人承担的,其中对建设项目工程设计合理性和整体性负责的设计人,按照该建设项目基本设计收费的5%加收工程设计协调费。

  5、工程设计中采用标准设计或者复用设计的,按照同类新建项目基本设计收费的30%计算收费;需要重新进行基础设计的,按照同类新建项目基本设计收费的40%计算收费;需要对原设计做局部修改的,由发包人和设计人根据设计工作量协商确定工程设计收费。

  6、编制工程施工图预算的,按照该建设项目基本设计收费的10%收取施工图预算编制费;编制工程竣工图的,按照该建设项目基本设计收费的8%收取竣工图编制费。

  7、工程设计中采用设计人自有专利或者专有技术的,其专利和专有技术收费由发包人与设计人协商确定。

  8、工程设计中的引进技术需要境内设计人配合设计的,或者需要按照境外设计程序和技术质量要求由境内设计人进行设计的,工程设计收费由发包人与设计人根据实际发生的设计工作量,参照本标准协商确定。

  9、由境外设计人提供设计文件,需要境内设计人按照国家标准规范审核并签署确认意见的,按照国际对等原则或者实际发生的工作量,协商确定审核确认费。

  10、设计人提供设计文件的标准份数,初步设计、总体设计分别为10份,施工图设计、非标准设备设计、施工图预算、竣工图分别为8份。发包人要求增加设计文件份数的,由发包人另行支付印制设计文件工本费。工程设计中需要购买标准设计图的,由发包人支付购图费。

阅读更多
相关词条
施工管理费
施工增加费
劳动保险基金
直接工程费
机械使用费
现场经费
临时设施费
人工费
简接工程费
现场管理费
措施项目费
材料采购保管费
相关资讯
青山周平:住在胡同里的城市理想家
青山周平:住在胡同里的城市理想家  【太平洋家居网 设计频道】日籍设计师青山周平长着一张偶像派的脸,却是不折不扣的实力派。因为在《梦想改造家》里逆天改造胡同老房成为焦点人物,可他在意的并不仅限于改善某个家庭的生活,而是对城市居住空间的思考。    家 是青山周平设计理念的核心,但并非传统意义上的所谓 几室几厅 的概念 事实上这位设计过无数好房子的建筑师,至今没有房产,和太太住在北京老胡同大杂院的出租屋里。在他看来,家可以在城市中无限延伸,这一理念也贯彻在他的生活及作品中。没有书架的书店、像家一样的家具店、共享到极致的青年社区 他的设计充满探索精神,又极具人文关怀。(采访/Pepper 图片提供/青山周平 品牌鸣谢/美的中央空调)   【设计师简介】 青山周平(Aoyama/Shuhei)   主要职务:   B.L.U.E.建筑设计事务所 创始合伙人、主持建筑师   北方工业大学建筑与艺术学院讲师   个人经历:   1980年出生于日本广岛县   2003年毕业于大阪大学   2005年获得东京大学硕士学位,现于清华大学建筑专业攻读博士学位   2005-2012年间工作于SAKO建筑设计工社,在 塘沽远洋国际小学校 项目中任主设计师   2008年曾获得日本商业空间协会设计大奖赛银奖   2012 年应邀成为北方工业大学建筑与艺术学院讲师   2014年于北京创立了B.L.U.E.建筑设计事务所   2016年被评为中国建筑装饰协会年度中国室内设计十大新锐人物、40 UNDER 40中国设计杰出青年(2016-2017)   主要作品:   南锣鼓巷大杂院住宅改造(获得2016年中国建筑学会建筑创作奖银奖)   灯市口L形之家(获得2016年金堂奖年度最佳住宅公寓设计 )   失物招领家具体验店   house vision理想家 400盒子的社区城市   原麦山丘(西单店、望京店、富力城店、华贸店)   关注更多请点击: PChouse设计师俱乐部@青山周平主页   关于B.L.U.E.:   2014年,青山周平和太太藤井洋子成立了自己的建筑设计事务所:B.L.U.E.(Beijing Laboratroy Urban Enviroment),直译为中文便是: 北京城市环境研究所 。之所以这样命名,是因为 虽然目前也有其他城市和国际的项目,甚至这样的外地项目会越来越多,但希望我的设计始终以北京这座城市的思考为出发点,并保持探索精神和前瞻性。 【采访现场】   (一) 关于成名作:改善的是两家人的生活,探索的是旧城改造的新视角   青山周平在微博拥有25万粉丝,就设计师而言,这是一个非常可观的数字。如此的高人气,很大程度源于一档家装真人秀《梦想改造家》。2015年和2016年,青山周平接受节目组邀请,完成了两个北京胡同老百姓的房屋改造(南锣鼓巷大杂院改造和灯市口L型之家改造),一炮而红。他的设计,被赞为是 逆天 。 南锣鼓巷大杂院改造 /3.1平小户/ 2015   在2015年的南锣鼓巷大杂院改造里,3.1平的杂物房,改成了兼具厨房和餐厅的空间,最多可供8人同时用餐,外观也从脏乱差变身为院子里的明媚风景;3.7平的临街小屋,可以根据需求,用作餐厅、书房、卧室或商铺。 南锣鼓巷大杂院改造/ 3.7平小户 / 2015   这还仅仅是改造过程中解决邻里问题的 加戏 ,真正的委托人其实是院子里的另一户人家胖大婶, 在青山周平的巧思下,三代同堂挤住于35平的一家五口,第一次拥有了各自独立的起居空间,藏匿于空间各处的大小收纳柜,为原本无处安放的杂物找到了 家 。 南锣鼓巷大杂院改造 /35平大户 / 2015   为老房重焕活力的同时,青山周平不忘保留这个家最珍贵的内核 家人共处的亲密感:尽量不用门制造人为隔断,而是用帘子和断层作为空间的分区;楼下在谈天说地,楼上既可以安静地看书喝茶,愿意的话也能从半开放的书房里接两句俏皮话;共享美食的时刻再也不用为厨房的油烟入侵而扫兴,但巧妙的推拉式传菜口让做菜的人和吃饭的人产生了趣味的互动    家庭成员之间那种密切的关系是家庭生活很有魅力的地方。所以这次改造我也不想让家庭成员间的这种亲密感失去,另一方面也需要给每个人独立的空间。所以最基本的想法就是给每个成员提供相对来讲独立的生活空间,但同时在细节上保留人与人交流的机会。 青山周平如是说。   参加这档节目的设计师,各个都是行业翘楚,青山周平之所以给人留下深刻印象,除了出色的专业能力,也因为他的亲和与体贴。 在改造现场的青山周平   两次参加改造,他都提出和屋主同吃同住24小时的 过分 要求。他认为自己虽然已经在北京生活了十年以上,但毕竟是外籍人士,并不了解当地家庭的生活习惯和生活细节,同住是设计项目所必须的前期调研。   在憋闷的厨房体验油烟的呛鼻,在简陋的卫生间遭遇洗澡的尴尬,在逼仄的卧室感受入眠的困难 观众看到了青山周平没有架子平易近人的可爱,青山周平看到了屋主的动线轨迹和需求痛点: 虽然他们原来的生活看起来很不方便,因为是三代5个人挤在那么小的空间,但是同时感觉到他们家庭生活里密切的交流很有魅力。这是大体感觉上,细节上可能是发现洗澡时没有更衣间等不方便的地方,这些是如果不在他们家洗澡的话没有体验到的东西。 (南锣鼓巷大杂院改造)。 灯市口L型之家改造 /2016   就连邻居日常的串门,也逃不过青山周平的敏锐观察,化为设计里的神来之笔: 设计中引入了胡同的概念,整个空间像是胡同街道的延伸,是一个可以穿行的连续空间。这个想法源于我去他们家做客时的亲⾝身经历。我们在客厅的时候,邻居没有敲门就突然直接从后门走进到客厅和我们坐在一起聊天,像来到自己的家一样。这样的体验让我感到这个家不是一个普通的封闭的房子,而是属于城市空间的一部分。他们的生活也是胡同生活的一部分。 (灯市口L型之家改造)   有段时间网络盛传 设计师的好作品被屋主糟蹋 的话题,南锣鼓巷的改造赫然在列。因为主人习惯和客观原因的影响,节目中呈现的惊艳设计在现实中未得到善用,引起网友激烈讨论。对此他的态度反而很开放。   他认为设计一方面是为了解决业主的需求,另一方面是为了表达设计师的态度,空间的状态会随着时间的变化而发生改变,不应执着于固守当下某一刻的设计效果,每个人的生活方式应该被尊重。   在此之前,他还在微博上为被网友责难的邻居夫妇辩解: 他们本来要求没有那么多,后来我们设计中加了很多功能。为了节目效果更好,他们在节目里提出了很多功能。他们是很亲切的年轻夫妇,已经成为好朋友了。所以请不要再在这个问题上讨论,一起讨论改造后效果就好。   电视节目的热播让青山周平的知名度大大提升,但也因为电视节目的关系,不少人误以为青山周平是一位室内设计师,纷纷要求他来为自己的家做设计。而事实上,B.L.U.E.鲜有私人住宅的项目,对于青山周平而言,单纯的从个人需求出发,或者只停留在好不好看的项目,并不是他希望专注的设计方向,他在设计中思考的更多的是人与自然、城市、社会之间的相互关系。   对他来说,两次参与私人住宅改造,不仅仅是为了改善某户人家居住条件本身,通过老胡同改造的具体实践,令人重新审视北京老城区的改造,思考传统建筑与现代城市生活如何相融,这才是他接下项目的意义: 很多人认为,胡同是有意思的生活的地方,但是胡同空间跟现代生活有矛盾,生活上不方便。 我希望通过这次的改造案例,让更多的人再认识胡同的居住环境,让胡同变成更活跃的生活场所。   在他看来,如果老城区改造只依靠政府和开发商牵头,因为拆迁、施工的成本叠加,重建后的造价会非常昂贵,令传统建筑成为奢侈品,设计上也仅仅保留一些传统的外观,内部的布局规划和建筑原有的风貌大相径庭,与这座城市的大部分居民的生活更是相距甚远,这样的做法实在有些遗憾。   而未来,民众自发改造老旧房屋以适应现代生活需要的做法会越来越普遍,建筑师应予以支持。目前B.L.U.E.在北京、苏州等城市都有老城区改造的项目,他透露其中一个有趣的项目是 把北京某胡同整个的院子改造成共享概念的胶囊酒店,顺利的话2017年会完成 。   另外他认为,就北京的旧城改造而言,地下空间的利用是一个重要的研究课题: 今年我们北京设计周的参与的项目是什刹海的院子改造,改造时整个院子都做了地下空间。这样,北京的城市一方面保留原来的城市的风貌,也可以增加现代人需要的面积 。   (二) 关于胡同情结:胡同的生活方式接近理想中的家的状态 胡同里的青山周平   青山周平喜欢胡同,即使回答了无数次关于胡同的问题,他仍能兴致勃勃地将胡同之妙娓娓道来,如数家珍。   在大学时代学习建筑时,青山周平便对老北京的传统四合院产生了浓厚的兴趣。2005年从东京大学建筑系硕士毕业以后,因为机缘巧合,他留在了北京工作。   刚来中国的青山周平,既不会讲中文、也不具备独立生活的技能,甚至连电费都不知道怎么交,只能和同事一起住在和东京差不多的公寓里,随着中文越来越好、中国朋友越来越多,青山周平的北京生活也越来越地道。他开始尝试着搬离公寓,来到真正的老北京胡同居住。   从观察者到居住者,青山周平对胡同的关注点也发生了变化:以前的他更多是对胡同的建筑结构感兴趣,而身居其中,胡同的环境状态更令他着迷: 胡同环境的决定因素不是说只有建筑本身,而是由建筑、胡同、树,等几个因素合在一起实现一个比较舒适的环境的。这种感觉也是我住在胡同里后才意识到的。   在胡同里,人与自然、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变得前所未有地亲密:邻居家的小孩可以在他家玩耍,偶尔还会闻到隔壁的饭菜香味,这些在公寓时代视为打扰的居住体验,因为胡同特有的暧昧空间形态,竟成为一种别具人情味的相处方式。   由对胡同生活的观察出发,青山周平开始重新审视城市里人与人的关系,也带来了不少灵感的启发: 对我来说家的概念不等于房子,胡同里的家面积不大,人们大部分活动都是在室外的胡同进行的,这样很多人的生活重叠在了一起,这种开放的状态接近于我理想中的家的状态。我认为的家应该是开放的,城市生活融入进家中,家的概念也延伸到城市空间里,同时我理想中的家也应该是和自然融合的。 青山周平的家   青山周平现在的家位于南锣鼓巷的大杂院里,房子是租来的,面积只有40平米左右,由自己亲手设计,但只是对房屋做了一些简单的处理,全部装修费用共花了10万左右,大部分用在对生活必需的设施如卫生间、厨房的基建上,室内的装饰简单而克制。   这样朴素的生活方式,和人们想象里,名设计师的生活相差甚远,青山周平却十分怡然自得。   在某次活动演讲里,他分享了自己如何将 小家 住成 大家 :厨房很小,但步行距离两三分钟的菜市场就能买到最新鲜的食材,这里就是他的大冰箱;既然在附近的酒馆食肆也能尽享各地美味的话,客厅没有足够的用餐空间也没那么重要了;家里没有书房的位置,但离家不远的咖啡馆也是一个安静工作的好选择    人本过客无来处 ,处处无家处处家 青山周平这样写道, 配上了一张有趣的照片:一个赤膊男子呈大字状躺在马路中央,酣然入睡。 青山周平与 400盒子的社区城市 模型   2015年青山周平参与了由原研哉主持发起的 CHINA HOUSE VISION 2025 项目,探索未来10年中国的居住趋势,他交出的作品正是基于对胡同的观察而衍生的共享生活模式。在这个名为 400盒子的社区城市 项目中,他设计了一个城市单身青年居住的共享社区模型。   不同于通常公寓住宅用实墙将房间隔开的做法,青山周平的设计把空间变成了像家具一样的盒子,每个人根据自己的不同需求,自由将盒子组合为不同特色的房间,除去核心的睡眠隐私区域,其余的盒子空间是对外开放的,大家可以共享各自的书房、餐桌、衣柜 通过IC标签实现个人财产的管理和查询。   盒子底部装有滚轮可以自由移动,给予居住者最大程度创造空间的自由:天气晴好的时候可以把盒子推上屋顶,变成阳光房;大家合力将盒子拼在一起,就成了大型聚会的礼堂;通过移动盒子拓宽走道,甚至可以来场马拉松   这听起来似乎有些超现实,但 现在已经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共享社区、共享生活方式。我们现在已经不需要买车,有滴滴、优步;同样有各种外卖的APP,那为什么我们的生活、我们居住的地方还是这样子? 青山周平问。   除了概念性的探索,青山周平在现实中的设计里也融入了他对未来家的理解。 失物招领国子监店/ 2016   在 失物招领国子监店 的设计里,他将售卖家具的场所变身为胡同里的家:进入大门便能看到一个小小的庭院,屋顶的天窗可以将阳光直透于空间的中心,有点像住宅里的入户花园,店铺的左侧是客厅,右侧是厨房,一边拐角处有一个聚餐喝茶的小空间,二楼则设计为书房和卧室。人们来到这里,不仅仅是为了买点什么,而可以是在这里发呆、小憩、感受家的味道。 未读书店/ 2016    未读书店 的设计则更为前卫大胆:这是一家24小时营业的书店,每周只售卖一本书,书店传统的浏览查找和收银功能被放在了线上。接到委托人这样的设定,青山周平在反复思考后放弃了传统的书架的形式,将整个空间处理得十分简洁,只有18把可以旋转的椅子和一面18个明信片投递口的 信息墙 。他认为书店是城市人生活的重要场所,这里可以是共享知识的书房,也能成为人相遇和交流的客厅。   或许青山周平关于家的理念无法被所有人接受,但在房价持续高涨,城市资源日益紧张的当下,他的设计,令人触摸到了家的更多可能。   (三) 关于日常:设计不是工作,而是生活的一部分 青山周平在工作室里   青山周平的事务所B.L.U.E.还有个诗意的中文译名: 步麓 。寓意举步于山脚。这既与青山周平的名字契合,也代表了他对当下状态的解读,他觉得自己的设计生涯正刚刚开启,未来还有很漫长的路要走。    步履不停 正是青山周平的贴切写照。   如果没有活动或授课,他的一日通常这样度过:早上九点前起床,天气好的时候就骑电单车上班,大约会在路上花费半小时左右,边骑车边观察城市和城市的生活 对他来说,对周遭环境保持敏锐的观察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   上午十点到晚上八点是他集中处理对外事务的时段,比如和同事讨论方案、勘查工地、和材料商开会等等。八点以后同事陆续离开公司,他才有机会静下来思考自己的设计,往往会持续工作到凌晨两、三点才回家。周末也没有什么节假日的概念,常常选择在工作室度过。   他笑言因为事业刚起步,可能还没有找到工作和生活的平衡,大部分时间都给了工作,和太太也是处理工作事务的时间更多,没有什么私人生活的感觉,但也并不觉得痛苦: 对我来讲设计不是工作嘛,我一直没有觉得设计是工作。设计是生活的一部分,既是工作也是爱好。 。   大学时期青山周平曾休学一年旅行游历亚欧大陆,现在因为太忙,私人性质的旅行已经很难了。出于工作原因他经常会去中国的各个城市,对他来讲, 虽然是工作的出差,但也是有点像旅游。所以跟出差结合在一起,看中国各地不同的地方是可以说一种业余生活吧。   如果不考虑现实因素(时间、金钱等)的话,他最想去的旅行地点是纽约,因为 纽约是世界创意的中心之一,其他的主要的创意城市都去了,唯一没有去的是纽约,所以很想去。   作为设计师的青山周平很严谨,但作为老板的青山周平又十分老好人: 我也知道很多建筑师是更严格的,比如说,就是一定是这样,一定是那样,而其实我是更随性更开放的。 比起规章制度的硬性规定,他更倾向于员工的自我约束,但也坦率承认 有时候也很难,自己觉得也是一个我的缺点吧,但是这个是我的性格,很难改变 。问及对下属是否有不允许犯错的的底线时,他有些意外,思索后表示 目前没有 。   目前B.L.U.E.有20位左右成员,职务都是设计师。青山周平觉得B.L.U.E.只是一个小工作室,未来团队里的大部分人未来都会成立自己的事务所,所以希望每位成员都具有独立处理工作的能力,所以会尽可能地让他们参与到设计的每个环节中去。   虽然他知道不少设计公司并不让设计师清楚项目的设计费用,但是他希望自己的工作伙伴知晓,原因是 所有的设计师,他负责自己的项目的时候,可以当自己的作品,或者当自己的工作,而不像是在公司里面就负责一个小部分的概念。   随着B.L.U.E.业务发展,希望加入的设计师也不断增加,除了作品是否体现专业水准外,是否善于沟通和应对问题,也是青山周平在挑选团队成员时非常看重的标准。   青山周平还有一个身份是北方工业大学建筑与艺术学院讲师,目前正在带三年级。作为老师的他,认为建筑专业的学生最需要具备的素质是思考的能力,虽然中国的建筑学教育更偏向实际,但在学生阶段,思考十分重要。通过思考发现问题关键点、寻找灵感、并多动手做模型进行反复揣摩,灵感的想象空间也会因为多次尝试变得越来越多。 (四) 关于居住的建议:我们需要思考,什么才是真正的生活 青山周平家的猫   不做房奴的青山周平,却是猫奴一枚,爱猫Cino长得十分霸气,举手投足俨然一副正主模样,连他自己都幽叹: 这(南锣鼓巷的房子)是它(Cino)的家   养猫除了因为喵星人性格独立,不需要太过于依赖与人接触这个原因之外,观察猫的生活也可以为他思考家的形态带来启发: 猫的生活很自由,随着空间中最舒服的位置的变化,猫的生活方式也会变化,而人的生活却相对而言更固定,无论四季或早晚都在同一个地方吃饭、睡觉 这些方面可以向猫学习。   在他看来,家的形态不应该是僵化的,比如很多过去的中国的房子往往主卧很大,而且是整个房屋光照最好的空间,但实际对这个空间的利用又并不高,虽然并不明白为什么要这样,但习惯性地觉得房子就应该这样布置,观念的陈旧造成了空间的浪费。   青山周平擅于在日常中捕捉吉光片羽。一位伫立于窗口的中年妇女,边端着饭碗边眺望街景,旁人只道是再寻常不过的生活琐事,他却觉得很有意思: 我觉得人的生活应该是这样自由的。她这样吃饭一定是很开心,很舒服。我们的生活方式本来是跟两室一厅,三室一厅这种户型没有关系。 他在自己的微博上这样写道。   他建议,当房子面积并不大的时候,不如先把固定的概念都先抛掉, 先从空白的地方开始,到底我需要什么?我的生活到底是什么? 抛开套路,基于真实需求出发对家进行规划,是针对小空间的非常重要的居住思路。    【美的中央空调特约Q A】    【PChouse】 怎样看待空气质量和居住空间的关系的呢?   【青山周平】采光、空气的流通,这是我们设计师很重视的地方,拿 灯市口L型之家改造 来举例的话,因为北京胡同的房子其实很潮湿,通风不够,而且开窗的面积不是很大,所以对我来讲,改造这个房子最关注的,就是采光和通风,通过增加⼏处不同形式的天窗以及对立面的改造, 原来阴暗潮湿的房子变成了明亮通透充满阳光的家。   【PChouse】 可能之前老百姓对看不见摸不着的空气并没有特别关注,但现在随着大家对生活品质要求的提升和城市环境的恶化,对中国家庭来说,如何选择合适的空调产品,变成了非常重要的一个问题,省空间、避免空调病、过滤雾霾都是消费者非常关注的空调功能,作为专业人士,您对消费者选择空调产品有什么建议呢?    【青山周平】 我觉得普通家庭在选择空调产品的时候,要综合考虑自己家的实际情况进行选择。比如有些空间不是是很宽敞的家庭,却在房间里摆放一个很大的柜式空调,位置摆放也不是很合理,风格上看起来也很突兀。这种情况下就可以考虑采用中央空调。   除了节约空间以外,中央空调的气流循环更合理,室内温度更均匀,不仅能避免空调病,跟室内的风格也比较容易融合,而且现在中央空调也有针对不同空间的产品,而不是之前大家想象的只有大房子或者是大商场才能用,可以多比较,多了解,从而选择到最适合自己的产品。   另外现在对大家对雾霾谈论比较多,对老百姓而言可能当下最现实的就是如何有效的保护自己,大家在挑选产品的时候可以多留意推出空气净化功能的产品,就中央空调而言,如果有空气净化的功能,结合省空间、出风均匀的优点来考虑,会是一个比较理想的选择。   【PChouse】 随着现在中国人对居住品质要求的提升,市场上推出新概念的产品速度也非常快,可能消费者面对新产品的时候会出现两个极端,一种是不信任新技术,不愿意尝试;一种是盲目的去跟风。举一个具体的例子:空气能热水器,这个概念对普通家庭消费者来说可能就是一个新概念产品,作为设计师的您,有没有一些好的支招,帮助消费者判断这个产品是否适合自己呢?   【青山周平】 我觉得和十年前我来中国时相比,现在的中国人的消费观越来越理性,也更加的开放,很多十年前无法接受的产品、理念,现在也慢慢被大家所接受。   空气能热水器作为一种比较新的热水器产品。和传统的电热水器、燃气热水器相比,它在省电、安全、舒适度方面都有自己的优势,我觉得市场上能多一种这样新类型的热水器产品,对于消费者来说是一种好事。   其实消费也是一种学习,面对新产品的时候,可以抱着先了解看看的态度,大概明白了这个产品是什么回事,适不适合自己也就知道了。我相信只要是符合消费者需求的好产品,一定会被市场所接受。   扫描二维码,了解更多美的中央空调资讯   【采访手记】   和中文造诣堪称十级的青山老师交流,完全没有任何语言障碍,他也笑言: 除了母语之外最流利的应该就是中文了,英文也还好,但最近有时候用英文和别人交流也会冒出几句中文来,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无论是闲话家常还是陈述观点,青山都不疾不徐,娓娓道来。气质温润性格平和的他,既有随遇而安的淡然,又总对周遭保持着敏锐的好奇心和新鲜感。   采访当日北京天气晴好,湛蓝天空与一身蓝衣的青山十分相衬 我还是挺喜欢蓝色的,因为我的名字里也有一个青嘛,这也是蓝色的意思 。问及是否会因为现在越来越严重的雾霾问题离开北京,他大笑然后摇头表示不会。生于 中国 (青山的家乡广岛位于日本的中国地区)的他,机缘巧合下又来到中国北京开启事业。在这里,他成了家,并藉由对周遭环境的感悟,用设计重新审视家的意义。青山周平与北京,来日方长。 本文内容由 中国 时尚家居 领先者 太平洋家居网独家提供。...
回顶部
友情链接
  • 家居情况: